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功能組別

總辭日子未定,議題竟已敲定—「落實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 這麼一個沒有時間表的議題,不禁令人納悶! 弄到滿城風雨、陣內兵荒馬亂、各派大佬自相殘殺、醜態畢露,竟不是要求2012雙普選? 是忙於罵戰,寫漏了嗎?

議題出奇地沒訂下時間表,焦點惟有落在功能組別之存廢。也好,反正建制陣營也開始發功,企圖為阿爺承諾了的2016普選立法會來個創意定義,謂功能組別能保障「均衡參與」,符合普選的定義。 林公公更提出功能組別議席由普選產生的新方案,無所不用其極地保障政治特權階級。

泛民就是再一盤散沙,也應一致反對保留功能組別。然而,政圈弔詭之事確實信手拈來。 法律界的吳議員,教育界的張議員,分別以其專業身份,借其政治特權,晉身立法會,且長達十數載,足以橫跨人治如中國的江朱及胡溫兩代政府。 泛民要港人就功能組別表態,又怎可臉皮薄薄的打著紅旗反紅旗-循功組別勝完可以再勝,卻又大言不慚的宣稱自己在爭取民主。

反毒的人,邊嚷著毒品害人,卻又邊繼續吸,謂要提神定經方能繼續反毒工作,這是怎麼樣的邏輯? 要港人齊心爭取「真普選」,卻又不肯放棄政治特權,怎能以身作則,以德服人?

18 則留言: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我在黃世澤的"公投戰爭"討論過功能組別的問題. 我把討論引到這裡比較合題及想了解更多.

Quality Alchemist問:
致黃世澤.
可否寫一遍文章關於功能組別的分析?
相信我是小數贊成有功能組別的存在. 我的理據是:
1) 直選的議員不能有效反映功能組別的需要 (如科技政策.)
2) 希望立法會有不同的專業人士參議. (不只是律師) (如工程師, 會計師, 科研人員, 等等)
我的提議是一人一票. 如果選了功能組別, 就得放棄直選的選票.

因為對政策及政治都不熟識, 希望黃生指出我的想法, 問題出在那裡. 有什麼方法又普選又可解決以上兩點疑問.

黃世澤答:
To Quality Alchemist:

我自已正係功能組別選民(資訊科技功能組別),我作為功能組別選民,我只可以講功能組別係黐線嘅設計。

1. 立法會經常有Panel Meeting邀請專業人士發表意見,小弟都上過好多次,點解一定要有專業界別議員喺度?你出自果個功能組別,都不代表你係專家,譚偉豪正係人辦,你有睇NOW講版權條例果集時事全方位,你覺得我似IT界議員,定譚偉豪咁?又好似旅遊界,點解選咗謝偉俊律師做代表咁離奇,可唔可以解釋點解?

2. 功能組別根本係職業歧視,傳媒政策夠重要,點解無記者功能組別?通渠夠重要喇,點解無通渠功能組別?

我睇法係直選議員應該俾佢地有足夠資源請參謀,唔好搞到好似以前鄭經翰咁,自已倒貼做議員(佢本身係飛機工程師),仲要佢啲朋友仗義相助,幫佢做軍師。

方潤答:
Quality Alchemist: 其實只要看外國就知道,外國只有直選議員,不見得議會就沒有專業人士聲音,更不代表現在香港被保護的利益,在外國政壇沒有影響力。
(有錢或專業的,在哪裡都有影響力,只是多少)

如果香港直選了會出現專業失蹤的情況,那只是反映了原來香港人和政府都不重視專業。
(也不奇,就看高鐵民間專家組搞了自己的方案,政府竟然不給多少理據就否定了。連談也不用談。)

Quality Alchemist答:
多謝黃世澤及方潤的解釋.
如果有有效的渠道給專業人士發表意見到立法會, 我不反對廢除功能組別.

方潤 提到...

這是兩個層次的問題。

從長遠計,應該取消功能組別,我相信你問他們兩人也不會反對。

問題是,是否因為反功能組別,現在民主派就應該不參選功能組別﹖

如果單說「道德」,也許是﹖
但如果看政治形勢,這樣做是愚不可及。

不是當權者,是玩不起「杯葛」的。新加坡的反對派(社陣)當年玩杯葛,結果在議會沒聲音,最終自己也被連根拔起。

我覺得,多一把聲音、多一票也是好。就是當年臨立會,民主派也應該參加。頂多一邊參加一邊罵好了。

繆美詩 rachel miu 提到...

方潤兄,果兩個界別,本就肯定是民主派的囊中物。果兩位議員就是不肯退位讓賢,選了十幾年,都要獨享其政治特權。人地鼓油黨,就算在差,也敢輸,跑出來直選。輸了,我也配服佢地。 現在,他倆是長勝將軍,也得不到我的尊敬。就是這樣簡單。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Rachel:

我順路講些江湖資訊好了:

1. 吳靄儀本來想上屆退位讓賢的,但法律界沒幾個人跑出來代泛民選,結果老將哥舒翰還得再戰一會。對日薪六位數字大狀而言,誰犧牲得起呀。(說到尾還是機會成本問題)

2. 至於張文光,我對這個人真係no comment。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沒有沒一套比較完善的機制給專業人士發表意見到立法會? 功能組別可以是一個平台, 但看來不太公平. 因為不知道怎樣介定什麼才算是專業, 用什麼標準來定呢?
最近的檢驗和認證局就舉辦了一個會議來收集業界的意見. (可到我的網誌參考.)
我正在觀察, 看看是否有效.

至於張文光,他曾說:如果廣播處長連大學學位都沒有,是對港台的侮辱。一位已故傳媒人反駁:全體立法會議員之中任何一員,誰沒有政治學或公共行政學學位資格,就侮辱了整個立法會,諒大粒墨是其中一個。
(http://hk.myblog.yahoo.com/yslwriting/article?mid=595)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議會主要工作是立法,Quality Alchemist,照你奇異的邏輯,是不是只有律師,甚至收窄到大律師才可以當議員?

事實上,立法會請了個法律顧問己經可以解決問題。

你的想法,事實上與柏拉圖《Republic》中哲王概念源出一轍,柏拉圖這套有問題的想法,正是今天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的根源,被Karl Popper鬧到飛起。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多謝黃世澤指出我的問題. 但我指的不是只有律師才可以當議員(如醫學界議員梁家騮), 我想提出的是怎樣有效地運用專業人士的意見作為立法的根據.

黃先生的學識真廣博, 我在網上找到柏拉圖哲王思想的由來如下:
柏拉圖最敬愛的老師蘇格拉底於公元
前399年,被人誣告兩大罪狀,說他不信城邦神祇以及腐化青年,蘇氏受到五百
人的大審,並被判處死刑。後來認識了塔倫特姆的政體和阿爾希塔斯的為人和學識,給柏拉圖留下深刻印象,成為他日後追求哲學家和政治家相結合的理想(即哲王的理想)的雛型。
(http://arts.cuhk.edu.hk/~hkshp/humanities/ph109-19.txt)

但我不是追求一個哲王, 而是想要一個多元的立法會.

k 提到...

re: rachel: "果兩個界別,本就肯定是民主派的囊中物。"

that is small change compared to what Man Chin Luen are getting, though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我找到一個有趣的意見還有數據支持.
"普選功能組別 八大界別涵蓋全體選民"
http://pingsum.blogspot.com/search/label/%E6%94%BF%E5%88%B6

學生界? 家務料理界?

Avery Lam 提到...

在搜尋有關『功能組別之存廢問題』時路經此地,blog主的分析也頗獨到,值得參考。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的目的,就是透過單一議題,利用市民的公民投票權來向香港政府、向中央表達香港市民對普選的訴求。利用『變相公投』的方式,令香港市民有機會清楚地表示自己的意願並體驗民主,享受真正的公民權利。

而已,正如blog主所說,現有的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戀棧權位,為個人的私慾而企圖將市民權利扼殺。

這是香港的未來,為保持公眾知情權,我必須列出現時泛民中反對五區總辭的名單:

民主黨
何俊仁、李永達、李華明、涂謹申、
劉慧卿、黃成智 、鄭家富、張文光

公民黨
湯家驊

民協
馮檢基

街工
梁耀忠

(*建制派並未全面反對)

只要一次的變相公投得到成功,懾於民意!香港政府及中央以後也會有所顧忌。在日後的施政上,不得不改變以往手法順從民意。如最近的高鐵問題,也是引起極大的反對聲音。

回歸12年以來,香港政府每況愈下,人民的生活質素下降,正是因為老董時代過份偏袒李氏家族,而煲呔的管治也是『大市場 小政府』放任資本家,讓它們無限擴張。這樣的政治、經濟模式是極不健康的,香港人是必須作出對抗的。

從歷史上,我們可以見到,一個未經民意授權的政府最懼怕的,就是群眾的力量,如『八九六四』香港有一百萬人上街、03年的七一遊行,五十萬人『倒董』、又例如西藏及新疆事件等。

香港作為中國境內最自由的地方,是國際聚焦的城市,最具言論自由的社會。同樣地,也是最有機會先實行民主政制的城市。

(太長了!最後,希望大家也到此討論問題、交流意見,爭取民主!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848552-1-1.html)

Avery Lam 提到...

另外,我想提出的是關於功能組別的問題。

現今,全世界的議會中只有香港仍然有功能組別的存在。歷史上,只有墨索里尼治下的意大利和佛朗哥治下的西班牙用過類似制度。
(即是可以說,只有法西斯政權用過這個制度-從1922年至1943年為止。)

愛爾蘭上議院有部分議席是留給專業人士的「功能」議席,但卻是由普選產生的下議院內的各政黨,按照下議院議席比例委派專業背景的代表進上議院,而且上議院只有拖延法案的權力,和香港的功能議席大不相同。

可見『功能組別』在現今世界各個民主社會中,根本是個怪圈,是封建遺毒。而且,功能組別的原意是為弱勢社群,如農民、工人、婦女等人士,也能透過選舉人表達訴求。惜香港特色的功能組別卻是為既得利益者維持他們的強勢霸權,豈非可笑?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批評香港的功能組別選舉,以及整體的選舉制度,違反了多項《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 條文[3] ,要求採取即時有效的措施,以作改善;但是今天的政府方案卻交了白卷,並無落實有關建議,人權監察對此表示失望和遺憾。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呢個答覆同時會出現在我的博客中

1. Irish的上議院Seanad Éireann(英文即係Senate),主要是用來取代原來在英國的House of Lords,因為Republic of Ireland好多憲政上,仍是繼承英國傳統。英國House of Lords話有皇室委任貴族,用來「拖」法案,但愛爾蘭有乜,才以比例代表制方式按政黨比例委任專業人士,但Seanad Éireann係奇到仲有大學同總理委任議員,離奇古怪。歐洲就係成日都有呢類殘餘物。

2. 日本同台灣係用比例代表制政黨推薦名單,解決專業人士入議會問題。日本同台灣一半議席係用小選區直選一對一對決,另一半議席就以直選得票率分餅仔,再按政黨推薦名單次序入去,而比例代表制入去多數係專業人士。日本仲有一樣過癮做法叫比例復活,例如你想某幾位議員在直選試水溫,又怕輸左議席影響議案能力,就同時排入比例代表制同直選的候選名單,直選贏咗就直接入去,直選輸左,但全國比例代表制下夠票的,都可以當選,這叫比例復活。日本自民黨用這個方法,保住了一批資深議員。

半空的書架 提到...

覺得無唔妥。

臥薪嘗膽,幾唔滿意都好,都玩住先,因為唔玩既,你以後都無得改變,要改變就要等時機, 一步一步推返佢。

等於你唔鍾你屋企都要住住先,等機會先至搬屋, 唔係即刻去訓街。

民主黨,係,可以唔玩,呢個幾席都比保皇黨攞埋,更加無力改變。

Kenny Lee 提到...

想問係唔係你黎 ? 足球文化一向都係咁, 你有無睇波 ? 就算 NBA 都係咁....

妙笔可言- 繆美诗

香港特色的东亚运动会


左一句「踢出传奇」,右一句「创造神话」;全城忽尔爱港,高叫「We are Hong Kong」! 据报,一场精彩的球赛,一队充满希望的生力军,「把港人团结起来」; 就是连黑脸特首也在失控地喝采!只是,欢呼声以外,球场上还有那「万眾一心」的喝倒采声。作为东道主,港人贏了金牌,输了风度; 创出传奇一刻,欠缺体育精神!

报载,每当足球传到日本球员脚尖上,全场港队拥躉即报以嘘声─「日本守门员准备开出龙门球,他们嘘;日本球员传球,他们又嘘。互射 12码时,三万人齐心协力的嘘声,更是非同小可的致命一击」。人人彷彿愤青上身,要在这一晚,为上一代的苦难报仇,一雪国耻!

如果香港球迷齐声喝日本队倒采是团结的表现,那我寧要一盘散沙。又如果我是港队成员,我可绝不想这面凭实力贏得的金牌会被说成是嘘回来的。足球场上,每人都是奋力作赛,公平比併。这可不是赛马赛狗,在心水狗马跑输后,有理无理撕票兼辱骂一番,取回「票价」。而最叫人难堪的是,作为主办城市,我们的疯狂嘘声竟能统统以「主场之利」开脱。

如果內地的贫富悬殊叫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场叫大家引以为傲的球赛,又是否体现著香港特色的体育精神?


只可以讲笔者係新闻报导员,但係一定好少睇波,又或者根本唔钟意呢种运动。
香港依家就係有太多呢d「高学歷」嘅人站在道德高地上,正如民主党卿姐话:「如果爭取民主要讲粗口,咁我寧愿唔要民主!」..

Kris 提到...

眼見繆小姐的交章錯漏百出,對問題不單沒有見解,更不停大肆批評各項社會時事,如為的是吸引讀者眼球,實在是成功了。如為的是毒害下一代,我想你失敗了。

眼見在網上世界,稍有良知,以及知識的人也可看穿閣下無論在體育,新聞,政治,時事都是閉門造車。政改,變相公投的且不談,只因閣下只是作一個寫手,不屑一提,但就連足球你也評,卻可見你的世界只有香港與中國。請看看世界各地的球賽,才賺你那一百幾十的家用。

hkat 提到...

本來繆小姐作為一個寫手,月旦時事,或偶有謬誤,但都不枉為一家之言,有識之仕閱之亦可博其一笑。

但今日本人拜讀繆小姐"香港特色的東亞運動會"一文,驚覺現今寫手"唔識扮識,錯咗死撐"之風氣非常嚴重。 就算繆小姐不明白港隊教練金判坤"只有足球先可以團結人民"所謂何事,亦應該想到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內一句對白"真正嘅足球比賽就係打仗"。

繆小姐對足球文化全無認識本非過犯,但一知半解然後指鹿為馬,確實令斯文人搖頭嘆息,粗魯男媽聲四起。 甚者,繆小姐犯下眾怒後,竟然搶佔一隅道德高地以塞眾口,嬌蠻之情,令網民繼覲見元朗臉盆港女之後再一次目瞪口呆。

本人不敢妄想繆小姐知錯能改、發文致歉。只想勸告繆小姐以後能勤學自修、量力而為,評論時事時切勿再譁眾取寵,累己誤人,幸甚。

h 提到...

"反毒的人,邊嚷著毒品害人,卻又邊繼續吸,謂要提神定經方能繼續反毒工作,這是怎麼樣的邏輯? "

This is a false analogy.

http://en.wikipedia.org/wiki/False_analogy

city 提到...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