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雙重標準

有時,傳媒和公眾對政府失誤窮追猛打,令人納悶不已。遺失嬰兒遺體一事便再次叫我嘀咕(潮些可以叫做「滴汗」)。

突然間,所有港人盡佔道德高地,大義然的批評院方處理遺體方法,搬出「不尊重死者」的罪名出來。

然而,傳媒又是如何處理死人的消息呢? 跳樓嗎? 來一個連環圖,逐格看清楚四肢如何扭動,著地後更定當來個大特寫。 遇上甩皮甩骨、血肉模糊的也最多打上格仔,並不就此放過。 然後是搜刮死者的私隱,真的假的,也一一「娓娓道來」,反正死者已矣,不會被追究。 這是尊重死者嗎?

市民大眾呢? 口中尊稱死者為「先人」,說得典雅。 但骨灰靈位不夠,怨聲載道可想而知。供應短缺便多建些吧,好!只要不要在我家毗鄰就好。甚至,其實是連隔老遠望見也不好。「哎呀,雖然不算近,望見也影響心理嘛。」人同此心,是不是?

我不是在幫東區醫院說好話。 人家愛嬰的遺體絕不應當垃圾看待,我只是深深感受到我們患上精神分裂症的潛質相當優厚。

3 則留言:

K.LmA 提到...

在現時世界上的營商者,在他們心裹和眼裹只有金錢的利潤為最重要,無論他們用甚麼手法,只要他們能為公司和股東帶來豐厚的收益及不斷高增長的回報,便可以將公司成為在行業中的龍頭大哥,不然的話,無論你係公司的CEO都一定給人拉下馬。好似在香港經營傳媒的商人,他們只求銷量、只求如何去吸引廣告商和如可去吸引更多的讀者,沒有注重所售賣的報紙和其它刊物的質素,而傳媒的工作者也要為了糊口和養家,只有用誇張的手法及嘩眾取寵的方式去提高銷量,而他們的不正確報導及較差的中文水平,直接將錯誤的信息傳給大眾讀者,間接降低了讀者的水平。但最重要係教育提升讀者的水平,自然便會選擇。

香港面對嚴重人口老化的問題,除了醫療這個大議題之外,另外就是正如Rachel所講点去觧决安葬先人的問題,本人有些提議:縮短土葬的年期,用開放的態度去教導長者當百年之後選用火葬。致於骨灰位的問題,首先鼓勵現時有供應骨灰位的道觀或寺廟等,不牟利的志願團體,在原有的地方去積極擴建增加多些骨灰位。另一個方法:可以將一些工廠大厦改變為外表現代化的建築,而內裹為安放骨化位的地方。

Norman 提到...

造成傳媒和公眾對政府失誤窮追猛打的現象,除了政府機構近日所犯的錯誤真的叫人「歎為觀止」外 (潮些可以叫「O咀」),也與在不景氣的環境下,向政府窮追猛打而為市民「消消氣」變得有價有市。

從議員擲生果可得所求,兼得大眾掌聲一事可見:不要說政府機構犯錯,只要政策被視為不善,窮追猛打者必有所得。久而久之,傳媒也學懂了「駡政府而得天下」這套心法。於是乎,這模式便日日上演,駡得越兇罪名扣得越大,閱報者便越覺物有所值。所罵的一切對政府是否恰當和公平,除了如有妳的智慧可看透外,讀者根本不會理會。

至於精神分裂,其實大部份人皆有之。從美國投行希望〝減少〞政府監管到現在希望政府〝加大〞援助可見一斑。關鍵主要在於自利(self interest)。有此前提,不要說「打倒昨日的我」,利之所至,一些人「一分鐘前的我」也可馬上KO!要有獨立思考和判斷,不論對任何事情變化也宗旨如一的人,我想連我在內(一笑)也不太好找了。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Norman:

或者咁講,一個如此公然人格分裂的社會,以及文化,查實是有病的。這種毛病是要指正和處理,否則社會很多光怪陸離的問題,根本無從談起。

正如電腦,核心作業系統有問題,那其他軟件寫得多好也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