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同仇敵愾之外

銅鑼灣時代廣場大電視下有這樣的一幕:「這個劉美詩是不是就是大名鼎鼎有香港鐵娘子之稱的保安局局長葉劉美詩呢?」「大概是吧?發生那麼大的新聞,新聞台整天都播放她匯報菲律賓的最新進展呢!」「香港政府就是那麼高效率和高透明度,咱們是一百年也學不來的了。」

以上對白是好友聲稱親耳聽見的。+那兩位內地旅客搞錯了,我們的高官在港難當前時,才沒站出來定時匯報跟菲國斡旋的進度。+十多條性命放在異國一名瘋子的槍桿子下,特首待半天才說事件由他親自處理,已向菲國要求以人質安全為重,云云。+還以為這叫人舒一口氣,卻原來,他打給阿奎諾總統,人家就是懶得聽!他的「要求」竟被完全漠視——這是在血戰過後,大家才知道的。好端端的一個家庭,差不多全部枉死後,特首才蠻委屈的抱怨找了一整天也找不到……不過!包機、保安局、醫管局的人員,已整裝待發準備雷霆救兵了!只是,正如梁太親口說的:「你們來得太遲了!」

誰有資格說特區政府這次行動迅速又效率高?社評主筆?spin+doctors及其專欄作家網絡?議員?網民?不!誰都沒有資格,除了梁太,除了領隊英雄謝廷駿的家人,除了救人英雌當白衣天使的傅太,除了死裡逃生的汪氏姊弟,除了其他倖存者……和已逝者。對他們來說,「你-們-來-得-太-遲-了!」

菲國遲遲不答應那名傻警的簡單要求、還要特地回函刺激他的神經、「神槍手」多次錯失制服他的良機、「特別無種部隊」救人變成殺人——這一切,都叫人感悲痛及憤怒。大家同仇敵愾,可以理解。但拜託,人命攸關,不是簡單地將這次旅行團被挾持跟上次曼谷機場被堵相比,說包機早點安排,就算是做好這份工的了。+不是比那位「三世總統」好,就算是合格的領袖。+

16 則留言:

K.LmA 提到...

向英雄致敬

壯梁悲落月
魯殿圯靈光

才氣自空群往事莫將成敗論
英靈還衛民壯懷豈以死生殊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槍手用錯方法討公道, 加上菲律賓政府的極蠢回應, 還刺激他. 把槍手迫到死角, 才是悲劇發生的原因.
港府可以做得更好, 但我相信他們都有盡力. 以下是一這不同意見的文章, 可作參考.

港府表現很差嗎??(轉貼)
http://hana-ox.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26.html
大難當前,必有蟊賊
http://lau-long.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26.html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Quality Alchemist:

抱歉,人命來的,他們有盡力,但都是Rachel篇文結尾那句:做得比阿奎諾三世好就叫做好份工嗎?

這類事件,是有一個「絕對」的標準衡量成敗,一如SDU三十秒(不是三十分)攻不上巴士便叫失敗,否則人人都可以做特種部隊。

laulong 提到...

若不是 QA 引錄了拙文,也無從得知繆小姐高博。

做過二十幾年行政,才會知道行政之難;讀過數十年歴史,才會知道政治非易。

放言高論卻未有過多少實際行政經驗,庶子而已!

繆美詩 rachel miu 提到...

無錯,從政絕非容易,定要有膽量,肯承擔。 而不是待血戰後,人枉死後,才蜂擁而上,安排連場採訪及直播活動,在鏡頭前攬著可憐的家屬,痛哭流涙,還要發表怎麼多謝全世界全宇宙的致謝辭。 那場遺體返港大騷是頒場禮麼? 人家已痛失親人了,就是連情緒崩潰時的丁點空間也沒有嗎? 還要做班行政經驗豐富的政府的佈景板,為他們賺取政治本錢?

laulong 提到...

繆小姐:

我對現今的特區高官也素無好感。在曾蔭權就任時有七成支持率,我已經覺得香港人是盲了眼嗎?現在他民望江河日下,正印證了我的看法。

但一樣還一樣,事實上要像李怡所說的介入根本不可能,由他的胡亂想象接著得出特區和國家要負上責任根本不能成立。說特區和國家間接害死人質更是瘋話!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Lau Long:

為人師表,發言前請想清楚。沈旭暉教授在他於明報文章解釋得很清楚,香港作為次主權實體,李怡,以至葉劉淑儀(前保安局局長,她的行政經驗豐富過你十倍)要求的介入是絕對可行。

我感覺閣下言論與鳳凰衛視阮次山無異。

laulong 提到...

黃兄:

不要把我類同阮次山,此人我嗤之以鼻!

沈教授的文章我也剛看了,事實上我的看法也一直這樣,與教授並無二致。

我說的只是派警察過去不可能,參與營救也不可能(後來知道菲律賓軍方更精銳的突擊隊早已到位,但仍不能發揮作用)。菲律賓腐敗官僚會讓特區政府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嗎?

我說行政之難與政治之難就是這意思。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現在就來為阮次山劃清界線,事實上你和他根本是一樣的人。

很明顯你是見我連葉劉淑儀都一併引用,才急急改變口風。為人師表講說話和人身攻擊不講論據己經算了,現在見勢色不對就否認掉自己講的,我還未計你老屈李怡那些話。

對於那些腐敗透頂,自己也管不好自己的國家,遇上這類事件,方法便是為了救人硬闖。以色列突襲烏干達機場,以至德英聯合突擊索馬里機場拯救人質都是這樣(英國是軍隊,但德國是邊防警察GSG-9),歷史早有先例。葉劉淑儀、沈旭暉的講法,都很清楚,遇上自身政局一團糟國家便要另有打算。

Rachel批評高官事後當影帝的行動,那叫「消費災難」(台灣講法),那是最無恥其中一種賺取政治本錢方法之一。

laulong 提到...

>>很明顯你是見我連葉劉淑儀都一併引用,才急急改變口風...

是嗎?在我跟你對論前,我在另一博友處留言,已對阮次山加以撻伐:

http://catspri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538233

至於葉劉,哈哈,好普通咋噃,黃兄,你是想得太多了!

laulong 提到...

繆小姐:

抱歉打擾,不想在你的地方跟人對論。你有貼文時再來拜訪。

cynicalist 提到...

不知所謂,腐儒之見。口中萬言,胸無一策。事事不滿,卻無一言可進,廢。

K.LmA 提到...

忠厚留有餘地步,
和平養無限天機。

理性探討,勝過執筆對戈。

惡意批評無德無能。

cynicalist 提到...

慘劇未發生,剛出現脅持事件時,各方都認為事件有望和平落幕,槍手的情緒固然相對穩定,且對待人質尚算可以,當時試問有甚麼跡象顯示事情需要去到「即時派遣香港飛虎隊」或其他閣下文中所言,卻無任何明確建議的「行動」?當時一收到消息,便派遣一名警司加三名入境主任到當地協助處理事件。請問怎樣才叫足夠?怎樣才叫「迅速」?怎樣才能從當時局勢得知事件走向會如斯惡劣?你一句也沒有交代,只是單單的批評,批評而無路向,文棍也。

再者,不論閣下如何希望,香港終究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外交事務上並無太大的權力。究竟特首在現時「打電話」(但無人接)的情況下如何可以做得更好?文中也是付之闕如。如此廢文,除了挑動讀者的盲目反對情緒之外,又有何益?

中國外交部的表現反而值得斟酌,尤其是入夜後局勢惡化時,應該主動取得更多的操控權,因為中國在當地有領事館,有外交人員,現成資源比香港優勝。你總不能要求香港在全球所有地方都有良好配套,應付任何可能發生的突發情況,這是徹底的不切實際,反之領事館本身就是用來處理各有邦交地的突發情況的。

你的回應中提到的「回港騷」根本與事件應對風馬牛不相及,甚至與你自己的文章焦點也自不同,究竟你是一葉之蔽不見自己文章的疏漏,還是顧左右而言他轉移視線?

事件發生後,嘟嚷要港府如何如何的人很多,顧及當時情況提出建議的人很少,而你正是其中一個不顧情況大發謬論的作者。奈何如此文章仍然剽竊報章格子,加上盲目粉絲不分是非的力撐,只會令你處於自以為不會錯,小圈子中飄飄然不知所已的虛榮感之中,面對讀者的批評要不便是龜縮不談,要不便是顧左右而言他,再不然是借助支持者打擊批評,而忘記了作為一個傳媒人、文化人所應具備的視野和風骨,淪作只為稿費服務的文妓。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香港不是主權國家就什麼都不能做,這正是阮次山和劉迺強兩條人粉的奇談怪論。

我發現近日五毛來個大反攻了,所以我勸告各人少用特區護照還是正確的。

K.LmA 提到...

To Cynicalist,
首先多謝閣下對博主這篇文章的指導分析。

同時也使讀者獲益良多。

俗語都有講睇戲要睇全套,捉棋要顧全局。
方能作理性的分析和批評,不能以一節或幾節的劇情,作任何斷章取義的批判。

而我也覺得今次博主也流於膚淺佐。

但作為一位高人或尊敬的學者,也要具備有修養和廣闊的胸襟,否則同樣也是文棍,文鴨也。

最後小弟材疏學淺,如覺有冒昧或得罪,請閣下多多包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