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李國能

這裡不談那些千篇一律的「多點時間陪家人」理由,只集中談李國能大法官見記者時所說的主要理由——他指出,終審法院3位常任法官將於2012年至2014年之間短短18個月達到退休年齡,「繼任安排應該由一個新任首席法官去處理,並不適宜由一個同一時間會退休的首席法官(處理)。」李官說話斬釘截鐵、語調清脆利落,然而,此說法仍欠說服力。

照這樣的邏輯,任何處於領導位置的人,但凡下屬也年紀相若的,都應提早退休,以盡快交出權力,讓下手籌組新班子。那豈非明言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任何機構,高級人員退休本屬平常事,猶如春去秋來,從沒有誰因為誰而要特別加快步伐。任何新領導要服眾,也得跟既有班子合作;舊臣要贏得信任,也得跟新領導磨合。何需大驚小怪,扯到司法界利益去了?

況且,尤其是司法部門,更不應該有這種「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想法。今天的立法會大樓,前身是最高法院,上面聳立著代表公義的希臘女神泰美斯,一手持劍,一手持天秤,布蒙雙眼。意思就是法律面前不偏不倚,秉公辦理。推薦新一批法官,亦應如是,何需顧忌?

即使李官多說數遍提早退休「完全」、「絕對」無關其他理由,這麼一個下台階還是未能完全叫人釋疑。

5 則留言: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我覺得「多點時間陪家人」的理由是更好的下台階.

當人到了一把年紀,有身份有地位有財富, 家人就應該更為重要.

高人(身高的人) 提到...

翟近平一句:「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構要互相
理解,互相支持」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如果
相信李國能提早退休的理由,香港人的水平實在太
低、太幼稚。我們一定要保住這條最後防線,否則
香港不再是香港了。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很坦白,連Audrey作為李國能的大弟子,李柱銘同李國能曾經共用一個Chamber,都唔明李國能的退休理由時,唔驚就假。

Norman 提到...

司法界的種種,似乎外行人頗難了解,至於李首席法官因何退休,更是外人無法得知 (可能其對賽馬的熱愛也是主因)

但至於法官的判决,我倒覺得本期某週刋的一個車行老闆專欄頗有啓發性,有空不妨一讀。

繆美詩 rachel miu 提到...

from apple daily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904&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3172728

李國能言論惹「組班」疑慮
法律界:如法官係同一個團隊 咁上訴都冇用
2009年09月04日

【本報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前日宣佈提早退休,表明希望由其繼任人決定終審法院及高院法官接班人選的言論,昨日引起法律界議論紛紛。有資深法律界人士質疑,李國能的說法等於叫首席法官自組班底,將破壞法官任命制度的獨立性,出現「一朝天子一朝人」局面,可能損害香港法治精神。
記者:莫劍弦

李國能前日公開解釋提早退休的決定時說,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司法機構繼任事宜,可以有更順利安排,因為 2011年至 2014年終審法院及高等法院都有多位法官踏入退休年齡。李國能認為,這些法官繼任人不應由一名與他們同期退休的人做決定,由新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作出安排會較為合適。
不過,李國能的說法引起不少法律界人士質疑。大律師公會前主席、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昨日在網誌撰文,指李國能的言論等同說叫其繼任人自組法官團隊,令人十分震驚。


質疑「一朝天子一朝人」
湯家驊指這種做法令人覺得司法體系也搞「一朝天子一朝人」,對強化司法獨立沒有幫助,因為法官的替換應該獨立於行政機關、甚至首席法官的個人喜好之外,由首席法官繼任人「自組團隊」說法,令人不能接受。
湯強調「法官人選應由業界公認為獨立有才之士出任,而非由首席大法官組織班底。」任何宣揚個人組班想法,都是不尊重司法制度,更可能損害法治精神。
本是律師的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也說覺得有問題,因為每名法官的任命都是一個專業而獨立的決定,法官各自獨立地工作,只須跟從司法機構指引行事,不存在要得首席法官認同,或要他們支持首席法官任何決定,更不應該有所謂由首席法官自組「班底」的情形。


李國能有需要解釋清楚
何俊仁認為,就算李國能退休前,為終審法院及高等法院法官繼任人選作決定,日後李國能的繼任人不應因為他們是由李國能選拔的人,而認為合作出現問題,因為這正是司法獨立、法官工作不受其他人影響的關鍵。他認為李國能有需要解釋清楚其言論的真正意思。
另一名資深法律界人士也質疑,若真的由首席法官搞「班底」,大家是同一個「團隊」,法官將會失去判案的獨立性,「到時下級法院法官,同上級法院法官係同一個團隊,咁仲點向上級法院上訴?假如法官係同一個團隊,對法律問題有睇法相同,咁上訴都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