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公僕抗命

明天起,違例吸煙與亂拋垃圾看齊,定額罰款千五大元,並且拉長了戰線,將禁煙範圍擴大至四十八個有蓋巴士總站。然而,禁煙成效未知,政府內部已經烽煙四起。控煙辦人員率先「抗爭」,謂人手不足、工作量大增,一度威脅明天集體請病假。獲「寵幸」授以額外控煙執法權力的康文署和食環署員工,亦似乎與控煙辦「裡外呼應」,揚言他們數千位同事入職時,沒有列明要為控煙執法,因此只會「只會做好本份」—遇上「非法」煙民也只會口頭勸喻,不會執法。

這是公然抗命,且是尚未開始已經拒絕嘗試。控煙辦的那幫連試都未試過,憑怎麼在重要關頭搞工業行動爭取資源?其餘那數千名「食民之祿,擔民之憂」,退休後享長糧的「公僕」,又憑甚麼說控煙不是「本份」?那數千位聲稱「堅守崗位」的公僕,本來就是負責執行署方的相關職能-例如公共衛生,例如公共秩序。莫非在圖書館吸煙不妨礙公共秩序?莫非吸煙不是公共衛生範疇?

近月,先有警員鬧上街反對減薪,後有救護員拒替市民插喉,控煙辦、食環、康文署職員拒控煙。他們有合理要求,香港市民也會持開放態度聆聽,但要贏得市民尊重及支持,必先要做好最基本的—敬業樂業也。

13 則留言:

hystericireul 提到...

「其餘那數千名「食民之祿,擔民之憂」,退休後享長糧的「公僕」」

2000年後入職的公僕已無此香港人最痛恨之「長糧」,到了2009年還來一竹篙打一船人,實非閣下之宜為。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hystericireul:

2000年後新聘請長俸公務員雖大幅減少,但領長俸公務員仍然佔政府僱員人數顯著比例,更何況,公務員有責任履行法律授權的責任和權力。

高人(身高的人) 提到...

我向來對公務員的印象不好,就算沒有工潮,
他們都是按章工作,正所謂「多做多錯,不做
不錯」,他們都是聰明人,怎會不把自己放在
最有利的位置呢!

以上可能有一竹蒿打沉一船人的感覺,請不要
對號入座,身為公僕,盡心盡力吧!

hystericireul 提到...

所以問題的根本不是「長俸」與否,而是很簡單的「不履行職務」,「沒有履行法律授予的責任與權力」,而與「長俸」與否無關。事事也拉上「長俸」來說,對一般人而言可作是偏見或者是個人意氣之言,但以繆美詩女士身為一個資深傳媒人而言,將這件事拉在一起,表現是令人失望的。

正如假設我們討論香港傳媒的水準或者記者水平時,一味只談娛記版狗仔隊的表現而認為「所有記者都係狗」(已故沈澱霞語),對一般普通人來說也許只是氣話笑話,但於認真討論是半點作用也沒有。

至於公僕所謂「按章工作」問題根本很難解決,政府一向要求的是合程序,而非效率,對公共服務來說公平公正公開遠比效率更重要。回歸以降的特首以至高官表現,令人覺得公共服務偏頗之餘亦不公開公正,然而基層的,日常的公共服務,水平仍在,不過成了香港人的出氣袋而已。

多談無益,一者繆女士似乎從不回應,二者現在的香港,為甚麼人說話便是有利益關係:為老師抱不平者必是教師,為公僕說話者一定是公僕。那還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算了。

Norman 提到...

路過為繆小姐講番句公道說話。

以文所述,她應是想帶出「長糧」是一項比私人機構更為優厚的待遇。在私人機構無此厚待而被加重工作尚屬平常事,那有此待遇的公務員不盡心盡力為市民服務又怎說得過去?

如高薪只為養廉而非吸引盡責為民的公僕,那這些公務員似乎有負市民的信任和期望。

hystericireul 提到...

問題是,長糧早已不存在。

這種說法,與認為個個教師仍然三點半準時下班,個個記者都在逗總編一樣的十多萬一個月人工一樣,有甚麼意義。

不論有沒有長俸,工作還是應該要做的。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hystericireul:

你迴避了一個很核心的問題,那就是政府機構的職業穩定性仍然遠高於私人機構下,但仍然有政府人員,拒絕承擔查實他們應該承擔的額外職能,這種耍賴皮的表現就很令人反感。

像2000年後,新聘用的公務員是並非享有長俸,但3年以上的MPF供款政府供款率高達15%。

hystericireul 提到...

問題是文中指的是「長俸」。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hystericireul:

我想問政府供款率成百分之廿五的MPF,仲有政府人員的人工比私人機構好,又要有約滿酬金,待遇同「長糧」爭幾遠呢?

同埋Rachel篇文重點係,你份工比人穩定,係唔係應該先做好本份?依家康文署班友,成何體統?

hystericireul 提到...

如果要計,公僕也沒有花紅雙糧,沒有獎金等等,而且公僕所謂的人工高,是與甚麼階層,甚麼職位的人比較,得出「高」的結論?

又,公僕有甚麼約滿酬金?有約滿酬金的便沒有公積金的「額外」供款,這一點我看不明白。

長俸可以從舊制退休年齡開始支取直到老死,強積金不可以,就是這點分別已經很大。

一個普通人對於「公僕」有「福利很好」的迷思不出奇,但對於一個資深傳媒人來說,這種迷思只顯示淺薄,未免令人失望。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To hystericireul:

Sorry, 如果你要認為現時香港公僕待遇與私人機構相若,而不是更優厚,甚至以此作為偷懶藉口,小弟研究公務員人事超過十多年,恕難同意。

可能你份工特別難頂,但私人機構可以有超勁分紅,代價往往是底薪超低,或者僱用條件查實很沒保障,像某間外資大行,大家認為他們分紅好勁,實情係,佢地的員工合約係三個月三個月,好似散工咁簽,在金融海嘯一打到嚟,炒咗只得極低的補償。

繆美詩 rachel miu 提到...

hystericireul,

無錯,有無長俸都好,工作仍要做,且要做好。

公務員,特別是鐵飯碗的(非合約制也),更應用心服務人民。 我想說的,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