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美國、丹麥、墨西哥

高志活,何許人,是不是高志森的兄弟?國殤之柱,在哪?是不是在國金「商」場三期?或許,真會有人這樣問的。說到底,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和他的國殤之柱,在港的認知程度不算高。 即使讓他入境,亦不會佔據媒體多少篇幅,因為他不是王丹。

倒是,被特區入境處這樣扣留遣返,頓時成了新聞,而且是負面的新聞。政府為此負上限制自由、踐踏和平活動的惡名,惹來為阿爺當看門狗的嘲諷。結果是,支聯會想要的新聞仍然有——高的兒子順利入境,並帶了手信(兩座新的銅製雕塑)送給港人,而政府則自討苦吃。

更感無奈的還有丹麥駐港領事,即使副領事接機,仍是不得要領。不是嗎?誰叫你是北歐小國?同一天同一個地方,同是支聯會迎接的人,學運領袖熊焱——至今仍是中國的通緝犯——竟順利入境!

熊焱真謙虛,說可能入境處人員年紀輕,不認識他。哪裡!不是有兩名職員侍候在熊生身邊嗎?他們當然認識他——拿美國護照的美軍隨軍牧師——雙重身份:美國公民、美軍人員。不是丹麥,不是墨西哥。

3 則留言:

purpleclayteapot 提到...

不是想自家人倒自己米,但香港回歸後的表現確實很廢,做起什麼事情,拍得要死。我看港人還是不要自治好,自治嘛...他們(至少在任的那些位)根本不敢。

purpleclayteapot 提到...

不是想自家人倒自己米,但香港回歸後的表現確實很廢,做起什麼事情,怕得要死。我看港人還是不要自治好,自治嘛...他們(至少在任的那些位)根本不敢。

Michael Leung 提到...

真係嗰句:可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