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浮雲

小朋友停課,家長大嘆倒瀉籮蟹、盡失預算—連夜捱眼瞓陪太子讀書備戰,現卻開戰無期;試不能考,小朋友的「前途」未卜,想下想下甚或悲從中來—難怪電台烽煙節目中,失落、徬徨的家長罵聲四起。好些莘莘學子也真的懶理怎麼豬、雞、牛、羊流感,繼續到補習社溫習:「我早已編排了溫習時間表,應付考試,不能因停課而改變!」

為官的怎不無奈? 皆因民「意」果真如浮雲,聚散無常有如富豪與女星間的感情,既多變,也真假難分。

才上月,政府把確診患者逗留過數小時的酒店全座密封七日,封得密不透風。酒店外的你和我,大讚政府當機立斷,防疫有功,並為那班倒楣的旅客喝采,歌頌他們為香港而作的犧牲。

想不到,一個月後,曾經不惜一切死守的防疫戰線,卻不及考試戰線重要。原來,大家重視子女考試成績,尤甚於旅遊業收益。 又原來,家長會覺得子女溫了書沒試考會「唔抵」。 事實證明,政府推廣「求學不是求分數」,比推廣母語教學更失敗。

家長或這樣說,官員不會轉膊的嗎?那時墨西哥死得人多,以為是沙士翻版,大家才抱著唔怕一萬的心態。及後但見死亡率低如普通感冒,也就應該隨機應變。

其實,一如顧客永遠是對的,民意亦永遠是對的。只是,民意的基礎,總會視乎利之不同,而有不同標準。 官員的腦袋轉數不夠快,昨天帶來掌聲的政策,今天可能就是票房毒藥。

1 則留言:

pplusone 提到...

學生互相傳染,一間學校有10%或更多的學生染病時,到時大家認為試還考得成嗎?這些家長只是心存僥倖。無咁橋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