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應玩則玩

曾特首以政治家自居,當之無愧。

中外政客的首要特色是競選承諾跟施政方針基本並無關連。何況那「選舉」只是一場八百人的點名騷?可憐那些曾經相信他會在政改上「玩鋪勁」的人,看完這份對普選幾近隻字不提的施政報告後,只有怪自己太天真、太傻。

政客另一特色為對燙手山芋視而不見、見而不接。各國又印銀紙,又注資私人企業,務求撐起個市; 就算有泡沫,又誰敢手執刺針走近半步?曾特首婉拒為發癲樓市降溫,實在也是政客基因的一脈相承。

而且,最重要是,這次他的A字膊也不是斜得沒道理。人心肉做,全港業主經歷八萬五一役,也深明往地獄之路往往是由片片好心鋪成?就是董伯伯當年對無殼蝸牛的憐憫之心及堅毅不屈的長官意志,摧毀了港人歷代對磚頭的信任。好不容易才捱過「負資產」年代,樓市這碼子事,還是別太玩鋪勁好。那種硬著陸兼骨牌式的災難後果,誰擔當得起?

當然,曾特首借甚麼豪宅天價/癲價不影響中產置業之說開脫,則是笑話一則。那塊牛池灣地皮已升呢為飛鵝山豪宅,土瓜灣樓盤變身怎麼「富甲一方雄霸天下」,連將軍澳沼氣旁的也要過五千元呎價,難道中產都要搬到新界去嗎?對市民大眾,怎會沒影響?但推倒它,市民就會買到樓嗎?沙士時期已證明,樓價愈便宜,反而愈少人置業。

這十二年,大家已折騰得太夠了。別再同一個錯誤犯兩次了。如果真要督促特首有作為,不如還是盡快普選吧。

6 則留言:

stripeboy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tripeboy 提到...

我想,十二年後,香港的中產不是搬入新界,而是搬回大陸。至於草根如我,則很可能要睡天橋底。

最可笑的是,幾年前我經常戲稱自己住在鵝頸橋橋底,幾年後可能真的會成為事實!

高人(身高的人) 提到...

「如果真要督促特首有作為,不如還是盡快普選
吧。」我對這句就如甘生所說,有好感,但可能
是一廂情願。中國是A貨天堂,普選都不能幸免。
香港要有真普選,就等同與和尚取梳。

chun ning 提到...

不知是不是性格, 特首臉上仍然道出他對社民連三子很不耐煩

Simon Law 提到...

看見特首那高高在上的嘴臉,像是不欲與市民大眾有商量之餘地,造成所謂的強勢政府。但可悲的是現在的特首與他的班子要不是無才,就是無德,難以對香港有所作為。
能夠說出叫我們搬往遠一點居往,還有很多四五千元一平方呎的樓,不要揀擇的說話,真的教人很火!他與晉惠帝是同一類人嗎?

繆美詩 rachel miu 提到...

特首以精英自居,對民間疾苦,從來都是毫不耐煩。 他連政治家的最基本功夫-演戲,也不合格就是了。

但開放型經濟就係咁。當年香港移民一窩風到加拿大投資買屋,推高人地一直平平無奇的樓價,基本上買起成個scaraborough,甚至markham。當地人結果愈住愈北,有咁遠搬咁遠,而隨後,highway也愈上愈北。